自闭淮书

摸鱼,后续?不存在的

大抵狱寺隼人最不想见的人就属你了。“其实我也不想见到你好吗!"你不满地嚷嚷,手心垫着纸巾小心护着那颗名为“托槽”的银色小方块,递到狱寺隼人面前。
“喏,我还把它好好保管了一星期呢。”你的眼神四处飘,就不敢看狱寺隼人,他生气也样子呢还是怕的。
狱寺隼人脱下眼镜放在桌边,双指揉揉眉间,疲惫地叹了口气,开口道:“这是你这半年来第三次掉托槽了。”
“本来两年的矫正疗程可能被你延迟了很久你知道吧?”
“你知道装一次托槽也要花很多时间的你知道吧?”
你当然知道,从牙齿矫正开始这些话就不绝于耳。狱寺隼人就是数落人起来不会累,还越说越起劲。
“知道知道。"你说着从包里拿出今天吃早餐时打包的豆浆,插好吸管递给他,狗腿地笑笑:“这是我排队很久才买到的呢,你喝,还热乎着。”
狱寺隼人嗦了口豆浆,暂时填好一上午工作而咕噜叫的肚子。指挥你去椅子上躺好,再用镊子夹起托槽进行清洗。
“说吧,这些是什么原因。”
你不自然地咳了咳,被发现什么秘密似的粉红爬上双颊,“被头发丝勾到了。”

评论